个人资料 登录 注册

 人民

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居民和半岛上的其他居民一样属于阿拉伯血统。他们的祖先在2000--3000年前向东连续移民穿越阿拉伯半岛,带着他们的文化、语言以及他们的生存技能来到这片荒芜的地方。他们到达后,与该地居民融为一体,称为闪族人。在考古点乌姆盖万的Mile iha\ Muwailah、沙迦、和Ad Door发现的现已消失的闪族语言的题字证明了这个早期移民的存在。但在以后的几百年中,居民的传统互相渗透,与公元七世纪移来的伊斯兰教形成统一的信仰。

探险家们,如英国作家Wilfred Thesiger ,曾于50年前骑骆驼穿越这一地区到达阿联酋,对这一地区居民的评价是:他们是传统的游牧民族,贝多因人与他们的骆驼和羊群穿越沙漠,从一个牧场到另一个牧场。当然,这一评论有它正确的一面,但事实远非如此。在阿联酋的众多部落中,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是游牧民族。大部分人是定居的,至少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定居一地。他们从事简单的农业,或者在东部阿拉伯海湾采集珍珠和从事渔业。

真正的沙漠地区,有大面积的沙丘,集中在国家的南部和东南部地区,与无人区和Rubal-Khali接壤。穿过这些沙丘和沙砾边缘居住着游牧民族,如Awamir,是在阿布扎比的酋长国的本土居民的四个部落中的一个。对他们来说,穿越一个又一个水源是他们艰苦的生活中的平常之事。然而即使是在阿布扎比南部的Liwa这样的沙漠,也只有少数的绿洲几百年来被Manasir和BaniYas部落(今日扎耶德酋长的联邦)用于种植棕榈树和蔬菜。这些居民的确到沙漠中去冒险,他们发现在沿海有很多人,如Qubeisat,Rumaithat和the Sudan, Bani Yas的大部分从事养珠和渔业。

的确,很多人一年中部分时间在绿洲,其他时间在海上,过着贝多因人无法想象的生活。家庭中的妇女留在家中,照看棕榈园和孩子,工作艰苦但相对独立,与世界上关于阿拉伯妇女的错误印象大相径庭。 在沿Hajar山地区,地下水资源相对丰富,比如在艾因,距阿布扎比160公里远的内陆绿洲城市,Dhawahir等部落常年护理他们的棕榈林,并通过 falajes挖掘地下水进行农田灌溉。目前发现的最早的falaj 可追溯到公元前1000年,这证明农业在当时就是人们的生活方式的一部分。在阿联酋的北部地区,沙砾地带相对比沙丘地肥沃,而且降雨量丰富,可以全年种植农作物,而在Hajar山区,Sharqui yin等部落,其中心位于东海岸城市富查伊拉,以及Shihuh,在沙砾的干涸河道上深掘地下水,以便灌溉山腰上的小块梯田。在阿联酋饿北部沿海地带,众多小城镇沿小河散落,为众多的港口遮挡来自阿拉伯海湾和阿曼海湾的暴风雨。这里的居民不仅从事渔业,而且也从事海外贸易。至今仍可以看见木帆船满载货物进出海湾地区,除了所用的柴油发动机之外,几乎与几世纪以来所用的船只一样,而象迪拜, 沙迦或祖勒法尔 (后来的哈伊马角)这样的港口,盖瓦斯姆的焦点,他们谋生的范围是海洋,而不是内陆沙漠。在阿联酋的很多城市和城镇,特别是在阿布扎比的Bateen地区和阿治曼的沿河地带,仍可以见到造船商们用简陋的工具在没有图纸的情况下制造木船,操持着几个世纪以来流传下来的技艺。然而,虽然阿联酋的居民与半岛中部的贝多因人有血族关系,但他们的生活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大相径庭,包括农业,渔业,贸易和牧业。

这种不同自然表现在人们的传统习惯上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发展的特征之一就是政府鼓励和保存地方传统,扎耶德酋长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不了解过去的人就不可能拥有现在和未来。”